对联大全 > 对联知识 > 古今联话 > 昆明大观楼

昆明大观楼

万里云山一水楼
——闲话昆明大观楼联

    我国境内的名楼名阁知多少,江西的滕王阁是唐初王勃的一篇《滕王阁序》而名扬中外;武昌的黄鹤楼,是唐代崔灏的一首《七律、黄鹤楼》诗而楼名大震;湖南的岳阳楼,则是宋代范仲俺一篇《岳阳楼记》而盛名天下。独昆明的大观楼,以清代孙髯翁的一副长联而步入名楼之列。

    昆明大观楼始建于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呈正方形,三层,黄琉璃瓦顶,位于昆明西部,滇池北岸。楼内有揽胜阁、观稼堂、涌月亭、牧萝亭、催耕馆等。孙髯的长联在大观楼的正门,是清代著名书法赵藩书刻。全联如下:

  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披襟岸帻,喜茫茫空阔无边。看东骧神骏、西翥灵仪、北走蜿蜒、南翔缟素。高人韵士,何妨选胜登临。趁蟹屿螺洲,梳裹就风鬟雾鬓;更苹天苇地,点缀些翠羽丹霞。莫辜负四围香稻、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

  数千年往事注到心头,把酒凌虚,叹滚滚英雄谁在?想汉习楼船、唐标铁柱、宋挥玉斧、元跨革囊。伟烈丰功,费尽移山心力。尽珠帘画栋,卷不及暮雨朝云;便断碣残碑,都付与苍烟落照。只赢得几杵疏钟、半江渔火、两行秋雁、一枕清霜。

    上联写滇池风景,气势不凡;下联叙云南的历史,意境深远。联语情景交融,浑然一体。此联一出,作者一夜成名,孙髯(1711—1773)字髯翁,号颐庵,陕西三原人。自称蛟台老人,诗文联名重一时,以卖卜为生,著《永言堂诗集》。近三百年来,长联一直为历代游人所赞赏,被誉为“海内长联第一佳者。”此联一出,引起清朝官吏的不满,当时的名士阮元肆意改了孙髯的对联,引起世人的讥讽,结果灰溜溜的,败了一世文名。

  一代伟人毛泽东不仅能一口气背诵此联,而且说:“从古未有,别创一格。”并认为梁章钜的评语:‘究未免冗长之讥也’“此评不确。”

    由于此联的影响太大,象宋词牌一样,已成为一种“大观楼体”,仿联者争相而撰。最早最有名的莫过于清代唐达(1820—1874)的仿昆明大观楼联:

  五百两烟泥,赊来手里,价廉货净,喜洋洋兴趣无穷。看粤夸黑土,楚重红瓤,黔尚青山,滇崇白水。枯成辨色,不妨请客闲评。趁火旺炉燃,煮就了鱼泡蟹眼;正更长夜永,安排些雪藕冰桃。莫孤负四棱响斗、万字香盘、九节老枪、三镶玉嘴;

  数千年产业,忘却心头,瘾发神疲,叹滚滚钱财何用?想名类巴菰,膏珍福寿,种传罂粟,花号芙蓉。横枕开灯,足尽平生乐事。尽朝吹暮吸,那怕他日烈风寒;纵妻怨儿啼,都装着天聋地哑。只剩下几寸囚毛、半抽肩膀、两行清涕、一副枯骸。

    此联劝世人不要吸鸦片烟,对吸烟者刻画入骨三分。

    笔者也十分喜爱孙髯的大观楼联,并仿撰了五副,有两副颇有影响,不妨录于下:

  赠烟酒嗜好者:

    五大杯美酒端来眼底,常夸海量,喜滋滋醉态似仙。品茅台醇绝、竹叶青甜、白沙液香、南洲曲洌。特制佳酿,每每忘怀痛饮。逢吉日良辰,直酌得昏天黑地;遇亲邀戚请,喝它个痴傻疯癫。莫孤负双老规劝、独生子女、八百工资、四化建设;

    数十年烟史牢记心头,时觉胃疼,叹滚滚钱财如水。赏凤凰起舞、彩蝶戏飞、芙蓉花好、牡丹色艳。过虑精装,往往倾襄相购。虽朝戒暮思,总难敌朋嘲友笑;仍秒抽分吸,全不理母怨妻嗔。只赢得半缸烟灰、一身清瘦、满口黄牙、寸断柔肠。

  赠学生与家长

    五大口家小常奔眼底,偶尔凭栏,喜滋滋天伦难失。看饭来张口、衣出伸手、朝饮奶浆、日餐鱼肉。贵儿宝女,全皆惯养娇生。若颖慧学优,真甘愿当牛作马;乃分低顽劣,准备着伤骨抽筋。莫孤负四方亲友、万语相劝、九夏灯光、三代期望;

    十二载寒窗牢记心头,不堪回首,叹声声韶华易逝。想自幼初读、娱乐渐消、影视无踪、体育绝迹。青春年少,苦入书山题海。遇严师厉父,岂畏那冰封雨泼;便起早贪黑,忍受着蛾扑蚊叮。只赢得几根瘦骨、半柜残书、两只眯眼、一副空肠。

大观楼内的对联不大多,由于孙髯长联的名气太大了,其他联相比之下就不值一提了。唯清代宋湘(1756—1826)的一副“千秋怀抱三杯酒;万里云山一水楼。”有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