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联大全 > 对联知识 > 古今联话 > 闲话咏竹联

闲话咏竹联

    古往今来,咏竹的对联很多,好恶却大不相同。

    唐代大诗人说:“新松恨不高千尺;恶竹应须斩万竿。”(陈毅集杜诗联挂在重庆杜甫草堂。)蒋介石的将领顾祝同在卧室里悬挂一联:“刚日读经,柔日读史;怒气写竹,喜气写兰。”为什么人要在发怒的时候才画竹子?大凡人发怒时,刚极、气极,正宜画竹,竹乃至刚至直之物。

    历史上可称“竹癖”的人不少。清代著名书画家郑板桥撰联云:“咬定几句有用书,可忘饮食;养成数竿新出竹,直似儿孙。”他以竹喻人,希望儿子像竹子一样正直可爱。

    清代另一位书画家李 有联:“有竹人不俗;无兰室自馨。”他认为住房周围没有竹子就会显得俗气。清代的傅山也云:“竹雨松风琴韵;茶烟梧月书声。”更是有情有景,是一幅绝妙的山水画。

    此外有两副对联:“入土先有节;凌云仍虚心。”“石头解性真吾友;竹子虚心是我师。”那是歌颂竹子有气节、能“虚心”的品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