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联大全 > 对联知识 > 古今联话 > 闲话成都望江楼联

闲话成都望江楼联

夕阳红到枇杷
——闲话成都望江楼联


望江楼,又原崇丽阁,建于清光绪年间,高39米,上下四层,楼顶金顶黄脊,翘角凌空,极为壮观。四周有吟诗楼、濯锦楼、浣笺亭、五云仙馆等景点,大都为纪念唐代著名女诗人薛涛而建。传说薛涛一生爱竹,望江楼成为竹集中的公园,有各种名竹一百多种,如人面竹、佛肚竹、鸡爪竹、紫竹、观音竹等。

望江楼公园楼悬挂不少的对联,最有名的莫过于钟云舫(1847—1911)先生的一副212字的长联了。钟云舫与孙髯翁犹如唐诗中的李白与杜甫,难分仲伯。钟素有“长联圣手”之称,一生坎坷,曾在狱中写了一副1612字的长联,是国内真正的第一长联。钟先生的望江楼联:

  几层楼独撑东面峰,统近水遥山,供张画谱:聚葱岭雪、散白河烟,烘丹景霞、染青衣雾。时而诗人吊古,时而猛士筹边。最可怜花蕊飘零,早埋了春闺宝镜;枇杷寂寞,空留着绿野香坟。对此茫茫,百感交集。笑憨蝴蝶,总贪迷醉梦乡中。试从绝顶高呼:问问问,这半江月谁家之物?

   千年事屡换西川局,尽鸿篇巨制,装演英雄:跃冈上龙、殒坡前凤、卧关下虎、鸣井底蛙。忽然铁马金戈,忽然银笙玉笛。倒不如长歌短赋,抛洒些幽恨闲愁;曲槛回廊,消受得清风好雨。嗟予蹙蹙,四海无归。跳死猢狲,终落在乾坤套里。且向危楼俯首:看看看,哪一块云是我的天!


上联写“西川”的景物,由前来吊古凭栏的文人墨客、至戌边守疆的无畏将士,进而想到花蕊夫人、才女薛涛,百感交集,叹道人生如庄周一梦。下联历数了千百年来的英雄人物:诸葛亮、庞统、李崇和公孙述,因而联想到自已,主持正义反而坐牢,只好登顶高喊:“看看看,哪一块云是我的天!”传说时任四川巡抚的岑春煊读了这句,很受感动,便主持公道,为钟恢复了自由。

比钟先生晚生25年的兴绪举人林思进(1873—1953)的一副望江楼联值得一读:

    夕阳红到枇杷,阅古今过客词人,苔荒洪度千年井;
    春水绿生杨柳,触多少离怀别绪,门泊东吴万里船。

传说薛涛故居门巷里有枇杷树,作者抓住这树下笔,虽说经历了许多人和事,依然忘不了薛涛井。林思进曾官至内阁中书,在宦海中沉浮,经常与亲人聚少别多,不免触及到自已的情怀。

  望江楼曾有一绝对:“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上望江流,江流千古,江楼千古。”此联一出数十年无人能对,当代四川人李吉玉联想到家乡的印月井,灵感突生,却对了出来:“印影,印月井中印月影,月影成年,月井万年。”其实一个叫彭大侠的人早就对了:“薛涛井,薛涛冢,薛涛井畔薛涛冢,涛冢至今,涛井至今。”

薛涛井就在望江楼公园内,相传薛涛制笺(即著名的薛涛笺)用此井水所制。清末湖南大庸县的陈桐阶为此撰了一联:

    乐部想芳徽,好将司马大名,别为校书更小字;
    花笺留雅制,除却买驴博士,最宜才子写新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