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联大全 > 对联知识 > 古今联话 > 闲话采石矶太白楼

闲话采石矶太白楼

吾辈到此堪饮酒
        ——闲话安徽采石矶太白楼联

    太白楼位于马鞍石矶南坡,为纪念唐代大诗李白而建。原名摘仙楼,也称青莲祠。楼建于唐元和年间,前后三进两院,共三层,高18米。左右回廊,黄琉璃瓦顶,翘角飞檐,华丽多彩。楼上设有黄杨木雕李白立像,陈列有关李白历史行迹图片和李白诗文集各种版本。

    太白楼对联不算多,值得称道的长联应是曾任采石矶翠螺书院主讲,清代的黄琴士一副长联:

      侍金銮,谪夜郎,他心中有何得失穷通,但随遇而安,说什么仙,说什么狂,说什么文章声价。上下数千年,只有楚屈平、汉曼倩、晋陶渊明,能仿佛一人胸次;
    踞危矶,俯长江,这眼前更觉天地空阔,试凭栏远眺,不可无诗,不可无酒,不可无奇谈快论。流连四五日,岂惟牛渚月、白紵云、青山烟雨,都收来百尺楼头。

  联语开门见山地点出了李白一生中浮沉波折的两件大事:“侍金銮”和“谪夜郎”,而李白却随遇而安,“什么仙、狂、文章声价”都看得十分淡泊。并对他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只有楚屈平、汉曼倩、晋陶渊明”的胸次才与之相比。于是触景生情,诗酒都来,奇谈怪论,气魄之大,豪情之迈,语言之流畅,实为联中罕见。

  比黄琴士年长的清嘉庆进士吴山尊(1755—1821)则从李白最推崇和尊敬的两个人物着笔,一个是南齐著名诗人谢眺,一个是唐代荆州刺史韩朝宗,他写道:

    谢宣城何许人,只凭江上五言诗,要先生低首;
    韩荆州差解事,肯让阶前盈尺地,容国士扬眉。

同是清代的王有才写了副七字联:

    吾辈到此堪饮酒;
    先生在上莫题诗。

  此联别具一格,不是正面直述,而是以“吾辈”的平庸来反衬“先生”的诗才高不可攀。我们这些人喝喝酒可以,千万不要在此舞文弄墨,怕诗仙见了可笑。

  还有许多姓名无可考的对联,值得一读:

    神仙诗酒空千古;
      风月江天贮一楼。

      谗起七言,千古才人千古恨;
    快登百尺,一楼风景一楼诗。

  传说李白跳江捉月而死,在采石矶的峭壁间有捉月台,不少的文人感慨不已,写了一些对联来怀念李白,李孚青有一联写比较现实:

    脱身依旧归仙去;
    撒手还将月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