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联大全 > 对联知识 > 古今联话 > 闲话黄鹤楼联

闲话黄鹤楼联

楼未起时原有鹤
——闲话黄鹤楼联

黄鹤楼与岳阳楼、滕王阁并知称江南三大名楼。相传建于三国吴黄武二年(公元233年),位于武汉市蛇山黄鹄矶头,因而取名黄鹤楼。由于唐诗人崔颢一首七律《黄鹤楼》,更使此楼名扬海内外。楼共五层,高51米,主楼面积4000多平方米。重檐展翼,翘角十二只,红柱,黄色琉璃瓦顶。楼体以七十二根圆柱支撑,具有独特的民族风格。

黄鹤楼的对楼比其他楼的对联都多,仅三四百字的对联就有两副,可能由于冗长,罗列典故太多,而不被人传诵。倒有云南通海人 ,光绪进士陈宝裕的一副对联以气魄之大而先声夺人:

    一枝笔挺起江汉间,到最上层,放开肚皮,直吞将八百里洞庭,九百里云梦;
    千年事幻在沧桑里,是真才子,自有眼界,那管他去早了黄鹤,来迟了青莲。

联语用夸张的手法,以借对为特点。通俗而不俗,真诚而不假,他反对一切拜倒在古人脚下,鼓励人们敢于当时代的精英,为国为民干出一番事业。

同是清代的湖北巡抚钱楷,在召回京师离任之前,因留恋黄鹤楼,写了一副对联作为纪念:

  我去太匆匆,骑鹤仙人还送客;
    兹游良眷眷,落梅时节且登楼。

  联语不涉黄鹤楼的风光历史,只写了自已匆忙进京时的心情,感情真挚,语言流畅,联中有我,独具风格。后任兵部尚书的彭玉麟(1816—1890)对黄鹤楼情有独钟,也写了两首告别联:

    星斗摘寒芒,古今谁具摩天手;
    乾坤留浩气,霄汉常悬捧日心。

    心宽天地远,把酒凭栏,听玉笛梅花,此时落否;
    我辞江汉去,推窗寄语,问仙人黄鹤,何日归来。

彭玉麟是有名的湘军将领,与曾国藩一起打败了太平天国,功名显赫,正是春风得意之时,加之文武双全,联语自有冲天豪气,不象钱楷,没有丝毫留恋之心。

  无名氏为黄鹤楼写了不少的对联:

    大江流日夜;
    明月照高楼。

  一笛清风寻鹤梦;
  千秋皓月问梅花。

  楼未起时原有鹤;
  笔经搁后便无诗。

最后一联写得很实在,上联说黄鹤早就有了;下联道出了一个故事:李白登黄鹤楼后,看了崔颢的诗后,叹道:“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于是丢了笔而去。后来李白游凤凰台的时候,还念念不忘,于是步崔颢的原韵写了一首有名的《游凤凰台诗》,才了结了一桩宿愿。

我曾多次登上黄鹤楼,也写了一联:

    揽三峡波涛,壮九江月色;
    吞洞庭烟雨,吐东海云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