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联大全 > 对联知识 > 对联创作 > 对仗的种种类格

对仗的种种类格

    关于对仗的讲究,古人总结出许多类格。《文心雕龙》说对仗有四种对,即言对、事对、正对、反对。《诗苑类格》说:唐上官游韶谓诗有六对。一曰正名对,天地日月是也;二曰同类对,花叶草茅是也;三曰连珠对,萧萧赫赫是也;四曰双声对,黄槐绿柳是也;五曰叠韵对,彷徨放旷是也;六曰双拟对,春树秋池是也。后来,这种对仗类格日渐增加,《文镜秘府论》综合元兢《髓脑》的六种对,皎然《诗议》的八种对及崔氏《唐朝新定诗格》的三种对,合而为二十九种对。这二十九种对中,或许由于千载以前在海外写定,或许辗转传抄,错误脱漏之处很多。因此有些例句,使人感到义例不明,无所适从。另外,前人所流传下来的各种对仗类格,有的是属讲究如何字面对仗的;有的是属于琢磨句式对仗的。为便于理解,现在将它们分为用字对仗法与琢句对仗法,分述如下。

  (一)用字对仗法

  1.正名对──又名的名对、名正对  正名对的特点在于正。凡作对联,正正相对。上句安天,下句安地;上句安山,下句安谷;上句安东,下句安西;上句安南,下句安北。像这样的对仗称为正名对。初学对联,宜用正名对。

  如:东圃青梅发,
    西园绿草开。

  上联中的东与西。园与圃、青与绿、梅与草、开与发都是正名对。

  又如:

  送酒东南去,
  迎琴西北来。

  迎、送与去、来都是广义词,东南、西北都属于方位词的范畴,所以是正名对。

  又如:

  边月随弓影,
  胡霜拂剑花。

  云光鬓里薄,
  月影扇中新。

  2.双拟对

  所谓双拟对是在上下两联中,以一物比拟另一物,即比、兴的比。

  如:

  议月眉欺月,
  论花颊胜花。

  上联中有两个月字,中间隔以眉欺二字;下联提到两个花字,中间嵌入颊胜二字。字虽重复出现,但却是两个复合词中的主要成分。有独立的意义。而上下两联,用了两个比喻,所以叫双拟。

  又如:

  夏暑夏不衰;
  秋阴秋未归。

  3.叠字对,又称连珠对,或联绵对。如:

  望日日已晚;
  怀人人下归。

  烟离离万代,
  雨绝绝千年。

  无边落木萧萧下;
  不尽长江滚滚来。

  江天漠漠鸟双去,
  风雨时时龙一吟。

  像这样一文再读,二字双来,语意联绵,则称叠字对、连珠对或联绵对。

  4.双声对

  如:

  秋露香佳菊,
  春风馥丽兰。

  佳菊二字的声母都是j;丽兰二字的声母都是l。像这样两字声母相同,而且上下联相对,就是双声对。

  又如:

  参差连曲陌,
  迢递送斜晖。

  河汉夜阑孤雁渡,
  潇湘水阔二妃愁。

  像:奇琴、精酒;妍月、好花;素雪、丹灯;翻蜂、度蝶;黄槐、绿柳;意忆、心思;对德、会贤等都属双声对。

  5.叠韵对

  如:

  放畅千般意,
  逍遥一个心。

  放畅二字的韵母都是ang,逍遥二字的韵母都是iao。像这样两字的韵母相同,而且上下联相对,就是叠韵对。

  又如:

  郁律构丹□,
  棱层起青嶂。

  这副对联中的郁律同韵母,棱层同韵母。

  6.同类对

  同类对是用字对仗的一种,是最普通的对法,旧时代老师教学生的启蒙书,如《声律启蒙》、《笠翁对韵》等中的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就是同类对。

  如:

  东限琅琊台,
  西距孟津陆。

  送春唯有酒,
  销日不过棋。

  暮云空碛时驱马,
  秋日平原好射雕。

  7.异类对

  异类对是用字对仗法的一种,就是不同类范畴的事物相对,也叫异名对。

  如:

  别宴花欲暮,
  春日鬓俱苍。

  人世几回伤往事,
  山形依旧枕寒流。

  异类对就是指上句安天,下句安山;上句安鸟,下句安花;上句安风,下句安树。异对优于同对。

  8.借对

  古人对于属对是否工稳的评价标准之一,就是看实字的对仗的范畴大小,认为对仗的范畴越小,就越工整。在同一类事物中互为对仗的,被认为是工对。对于虚字的对仗则求其异而避其同。互为对仗的虚字,差别愈大,就愈工愈优。反之,意义愈近愈同,则愈劣而不工。当然,有时为了对联的示意,也可作一些权变,其中借对就是权变的一种方法,也是用字对仗的一种方法。所以借对,就是在用某个词语的甲义(包括某种词性和结构)的同时,又借它的乙义来与另一个词语相对。如:

  厨人具鸡黍,
  稚子摘杨梅。

  借杨为羊,与鸡相对。

  事直皇天在,
  归迟白发生。

  借皇为黄,与白相对。

  9.掉字对

  掉字对是用字对仗的一种,就是一句中连用相同的字,而且上下联相对。这也叫掉字格,这种对仗比较难,容易流于文字游戏。下面举几副较优秀的对联:

  桃花细逐杨花落,
  黄乌时兼白鸟飞。

  座中醉客延醒客,
  江上晴云杂雨云。

  鸟去鸟来山色里,
  人歌人哭水声中。

  10.自成对

  自成对是用字对仗的一种,就是一联的一比之中,同类名词自相对仗,又叫就句对、当句对或互成对。古人在工对的权变中允许在联内进行自对,简称自成对。

  如:

  吴楚东南坼,
  乾坤日夜浮。

  上联中的吴、楚自对,东、南自对;下联中的乾、坤自对,日、夜自对。

  又如:

  花鬓柳眼各无赖,
  紫蝶黄蜂俱有情。

  花鬓对柳眼,紫蝶对黄蜂。

  11.交股对

  交股对是用字对仗法的一种,就是用上联的第四字,对下联的第七字;下联的第四字,对上联的第七字。

  如:

  春残叶密花枝少,
  睡起茶多酒盏疏。

  以密对疏,以多对少,因为这种对仗形式交叉如剪股,所以叫交股对。

(二)琢句对仗法

  1.实句对

  实句对是琢句对仗法的一种,就是上下联都不用虚字。这个对法,有时很成功,有很好的艺术效果。但是,如果处理不当,也容易流于生涩。被历代传诵的实句对有:

  鸡声茅店月,
  人迹板桥霜。(温庭蔼)

  楼船夜雪瓜洲渡,
  铁马秋风大散关。(陆游)

  2.虚字句对

  虚字句对是琢句对仗法的一种,就是上下联用虚字对仗。

  如:

  且然聊耳尔,
  得也自知之。(黄庭坚)

  3.流水对

  流水对是琢句对仗法的一种,一般的对仗,都是并行的两件事物。但流水对却是一意相承,两句可以当作一句来读。这种对仗又称为串对。如:

  我寻高士传,
  君与古人齐。

  尹昔黄花酒,
  如今白发翁。

  即从巴峡穿巫峡;  便下襄阳向洛阳。(杜甫)

  杜甫在上句没说穿峡到那里去,下句才说出向洛阳去。

  又如元稹的:

  唯将午夜常开眼,
  报答生平未展眉。

  上句没有说出常开眼为了什么,下句才说出是为了报答生平未展眉。

  由此看来,流水对是说上句的意思没说完,像流水一样,得流下去才能成为一个完整的意思。流水是一个比喻词。

  4.倒装对

  倒装对是琢句对仗法的一种,由于受平仄或词性的约束,故意把词语颠倒过来的一种对仗,也叫倒插对。如:

  竹喧归浣女,
  莲动下渔舟。(王维)

  这两句顺读是:

  莲动渔舟下,
  竹喧浣女归。

  如果顺读,平仄式就完全变了。为了适合平仄调,所以有意识地把词序颠倒过来用。

  又如:

  香稻啄余鹦鹉粒,
  碧梧栖老凤凰枝。(杜甫)

  顺读是:

  鹦鹉啄余香稻粒,
  凤凰栖老碧梧枝。

  这也是和上例同样的原因。故意把词语颠倒来用。阅读这种对仗时,必须注意这是倒装句,否则就很费解了。

  再读几个例句:

  绿垂风折笋,
  红绽雨肥梅。

  野禽啼杜字,
  山蝶梦庄周。

  青惜峰峦过,
  黄知桔柚来。

  5.逆挽对

  逆挽对是琢句对仗法的一种,在上比叙述现在情况,在下比则追溯往事,以使全联意思更完整。如:

  回日楼台非甲帐,
  去时冠剑是丁年。

  本是冠剑持节,丁年去国,可惜回朝之际,楼台已非甲帐了。

  又如:

  此日六军同驻马,
  当时七夕笑牵牛。

  本来当年长生殿上感牛郎、织女之事,笑他期年始渡;可叹此日六军不发,无可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这其实是双句倒装。先后对比,抒发世事沧桑的感慨。因此逆挽对多用于怀古,以古况今,故多感慨。

  6.错综对

  错综对是琢句对仗法的一种,就是不拘位置,颠倒错综,以成对仗。错综对主要是解决因平仄不调而采用的补救手法。如:

  裙拖六幅湘江水;
  鬓耸巫山一段云。(李群玉)

  以六幅对一段,以湘江对巫山。这种对仗,往往也是因为迁就平仄而成的。如果是裙拖六幅湘江水,鬓耸一段巫山云,在意思上是很工整的对仗,在文理上也同样通顺,但是平仄上不合,只好这样颠倒错综相对了。

  7.意对

  意对是琢句对仗法的一种,就是似对非对,不对又像是对,上下联以事意相关联,倒也别具一格。如:

  春风潮水上,
  饮马杏花村。

  江汉思归客;
  乾坤一腐儒。

  这两联都是不对而又声势相应,所以不对似对。没有线迹裁缝的痕迹,自然有一种妙趣。

  我们在这里只选了作短联用得上的对仗类格,加以介绍,其余类格就略去了。

  总之,对仗的原则应该像《文心雕龙》提出的要求那样,即:高下相须,自然成对;岂营丽辞,率然对尔;奇偶适变,不劳经营。不要刻意雕琢,矫揉造作。而应当追求天工清新,如流水行云,自然成对,才算是对仗上的上乘。

分类

对联知识推荐

更多

对联论坛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