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联大全 > 对联知识 > 对联创作 > 对联的词类与词性

对联的词类与词性

对称美是对联的主要特点。所谓对称,除了平仄相对、节奏一致之外,还要做到词类相近,词性相当,结构相似,字数相等。只有这样,才能使作品达到高度完美。反之,则不能称其为一副好的对联。本篇主要谈谈对联中的词性对仗的问题。

  要想弄懂词性的属对问题,先要弄清词的分类。古代词类的划分,在上古就已奠定了基础。实词可以分成名词、动词、形容词、数词等类,某个词属于某一词类比较固定,各类词在句子中做什么成份也有一定的分工。在现代汉语中,汉字分为十二大类,即名词、动词、形容词、数词、量词、代词(以上实词)、介词、副词、助词、连词、叹词、象声词(以上称虚词)。古人按照诗的对仗规律,将词大体可分为九类,即名词、形容词、数量词、颜色词、方位词、动词、副词、虚词、代词,其中名词又可细分为十几类。这种划分的方法比较适应于对联的创作。那么怎么才能做到词性相当呢?《缥湘对类》一书提出“实对实、虚对虚”的原则。也就是说,名词必须对名词,动词必须对动词,形容调必须对形容词,副词必须对副词,助词必须对助词等等,各归其类,映衬成趣。但细分,则每类之内品种仍多。如名词有专名、有注称;形容词有形容大小、高低、长短、颜色、状态等,许多不同的词以长对短、白对黑为工整;但内容决定形式,若内容可取,属对不妨稍宽。如清倪国琏的古藤书屋联:

  一庭芳草围新绿;
  十亩藤花落古香。

  其中“芳草”之“芳”与“藤花”之“藤”,一为形容词,一为名词;“新绿”之“绿”指的是颜色,“古香”之“香”乃指气味。虽同为形容词,并非—类,从个别对语讲,似欠工整,可从全联角度看,却形象鲜明,音节和畅,被一致认为是“工对”。

  比较而言。虚词的对仗似乎比实词要求得宽些。比如有时介词可与副词相对,这不仅因为虚词类的汉字相对少些,更主要原因在于这部分字、词本身词性就很复杂,往往一个字包容几种词性。比如“为”可以做动词,也可以做介词、副词、助词,有时还可以做连词。“向”可以做名词,也可以做介词、动词、副词、连词等等。所以通常人们对虚词要求得就不很严格了,能做到虚词对虚词也就可以了。但叹词、助词、象声词却很少与介词、副词、连词相对。

  在讲究词类和词性对仗的同时,还要注意一个义类相对的问题。什么是义类相对呢?所谓义类相对,悬指将汉字中所表达的同一类型的事物放在一起对仗。古人很早就注意到这一修辞方法。特别是将名词部分分为许多小类,如:

  1. 天文 (日月风雨等)  2. 时令 (年节朝夕等)  3. 地理 (山风江河等)
  4. 官室 (楼台门户等)  5. 草木 (草木桃李等)  6. 飞禽 (鸡鸟凤鹤等)
  7. 走兽 (狼虎象马等)  8. 鱼虫 (蛇鱼蚁蝗等)  9. 饮食 (茶酒莱肴等)
  10. 器物 (盆杯壶盏等) 11. 文具 (笔墨纸砚等) 12. 衣饰 (衣冠巾带等)
  13. 形体 (身心手足等) 14. 人事 (道德才情等) 15. 人伦 (父子兄弟等)
  16. 珍宝 (金银玉珠等) 17. 军事 (弓箭刀剑等) 18. 文艺 (诗词书画等)
  19. 文史 (经典史册等) 20. 精神 (智愚苦乐等)

  另有按其它内容分类法。此处就不一一赘述。

  笔者按词类编成部分对句,可使读者更明了一些:

  地理对:河对海、地对山、大陆对长天、荒原对沙漠、古塞对雄关。
  天文对:冰对火、雪对霜、海市对山光、星辰对日月、瑞雪对骄阳。
  颜色对:红对白、紫对缃、黑桦对白杨、青竹对绿柳、墨兰对珠黄。
  方位对:南对北、西对东、六极对八风、五湖对四海、边塞对围城。
  数字对:一对二、百对千、两两对三三、千年对万寿、独木对群山。
  花木对:桃对李、菊对兰、玫瑰对牡丹、绿茵对红叶、白芷对橙柑。
  飞禽对:鸥对鸟、枭对鹏、白鹤对黄莺、杜鹃对喜鹊、燕舞对鸪鸣。
  走兽对:熊对象、马对羊、狡兔对贪狼、雄狮对猛虎、牛仔对猴王。
  鱼虫对:蜂对蠓、蛾对虫、蝼蚁对鱼龙、河龟对海蚌、蝴蝶对蜻蜓。
  人伦对:夫对妇、臣对君、祖宗对玄孙、同志对朋友、家族对外亲。
  文学对:词对赋、曲对文、五典对三坟、楚辞对史记、诗品对文心。
  感情对:愁对乐、喜对吟、和气对知心、涌泉对滴水、思绪对情恩。
  精神对:痴对智、佞对昏、颓废对沉沦、修身对养性、刻骨对铭心。
  人事对:公对私、言对行、协作对竞争、生活对劳动、长辞对永生。
  文史对:经对史、古对今、后汉对先秦、伏羲对盘古、忠臣对昏君。
  形体对:面对首、毛对肌、口舌对心脾、饥肠对傲骨、夺目对画皮。
  宫室对:楼对阁、户对窗、皇室对民房、茅庐对寺庙、巨厦对中堂。
  珍宝对:珠对玉、锦对珍、绿翡对白银、琼瑶对玛瑙、紫贝对黄金。
  军事对:弓对箭、将对兵、烽火对狂旌、楚歌对剑气、画角对长城。
  饮食对:茶对酒、盐对油、瓜果对米粥、山珍对海味、熊掌对猴头。
  时令对:朝对夕、暮对晨、白昼对黄昏、中秋对元旦、去暑对立春。
  文具对:棋对纸、笔对琴、泼墨对撰文、砚池对书案、七彩对八音。
  衣饰对:巾对带、衣对衫、木屐对华冠、袈裟对襁褓、项链对耳环。
  虚词对:然对也、之对乎、而已对斯夫、无非对是否、矣哉对再如。
  副词对:还对再、就对将、偶尔对时常、方才对恰巧、必定对应当。
  连词对:及对与、而对或、除非对倘若、虽然对即使、因为对如果。
  介词对:同对往、被对朝、由于对沿着、自从对为了、除了对依照。
  助词对:的对地、啦对吧、罢了对是吗、哎哟对完了、似的对等着。
  叹词对:嘿对喂、哦对啊、嘿喽对哇啦、哎呀对嗨哟、哼哼对哈哈。
  象声词对:轰对嗡、噹对哗、叮咚对乒乓、咣噹对扑哧、唏哩对哗啦。
  联绵对:阡对陌、貅对貔、璀璨对旖旎、氤氲对滟潋、翡翠对琉璃。

  在对联的对仗类型中,有工对、宽对的区别。工对,即指同类的词或相关的词相对。如上边讲到的按类别属对即为工对。宽对,即指词性相同,句法结构相同的对仗。然而工对不见得就是好联,宽对有的不乏为上乘之作。要说明一点,颜色对、方位对、数词对、虚词对和动词对,必须严格按同类对仗,否则为失对。特别是动词,如造成失对,势必使上下联句子的结构发生变化,其它词对得再好,也算失对。另外,有些常用名(如人名、地名、国名、书名等)也应从严对仗。另外还有一种所谓的邻对,它指门类相临近的字词可以互相通对。邻对一般比宽对严格,但又不如工对那样整齐精密。下面是可以通对的门类:

  1. 天文与时令  2. 天文与地理  3. 地理与宫室
  4. 宫室与器物  5. 器物与文具  6. 器物与衣饰
  7. 衣饰与饮食  8. 文具与文学  9. 植物与动物
  10. 形体与人事 11. 人伦与代名 12. 疑问代词与副词
  13. 方位与数目 14. 数目与颜色 15. 人名与地名
  16. 同义与反义 17. 同义与连绵 18. 反义与连绵
  19. 副词与介词 20. 连词与助词 21. 介词与助词
  22. 叹词与助词

名词对

  即在联语中重用名词的作用,表示人或事、物名称的词。如:人、马、花、月、天空、北京、中国、头、今天、爱情、道德、小麦、星期天……请看:

  诗写梅花月;
  茶熏谷雨香。

  在精练的联语中,名词占去十分之八,只有“写”、“熏”二字为动词。作者以简约的语言,描绘出了一副春天的画面,其构思之精巧,立意之独别,实不多见。

  晚清黄遵宪写过这样一副言志联:

  药是当归,花宜旋覆;
  虫还无恙,鸟莫奈何。

  作者借四种不同的花鸟草虫成联,意在抒发归隐后的复杂心态。“当归”即中药当归,“旋覆”即中药旋覆花,“无恙”为虫名,“奈何”即杜鹃。联语中的当归、旋覆、无恙、奈何均为双关词,作者在这里要写的并不是物之本身,而是由字而引伸的双关寓意。以抒发不甘寂寞、与命运抗争的一种心态。

  再看著名画家黄宾虹的一副联:

  心肠铁石梅知己;
  肌骨冰霜竹可人。

  黄宾虹不光画画得好,联也写得奇绝。联语是说铁石性格如梅,冰霜品质似竹,作者巧妙地运用名词的作用,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立意精工,非常人可比。

  再看傅山写的一副联:

  竹雨松风琴韵;
  茶烟梧月书声。

  此联皆以名词入句,却深得意境,不禁使人想起“白马秋风塞北,杏花春雨江南”之佳构。可见,撰联工在意境的开发,如无意境,再好的辞藻也不会辟出新意。

动词对

  即在联语里重用动词的作用,表示陈述人或事物的动作情况变化和其它活动的词。如:走、笑、有、在、飞、写、起来、上去、观念、悲欢、存在、发展等。

  请看杭州孤山放鹤亭联:

  水清石出鱼可数;
  人去楼空鹤不归。

  在简短的联语中,动词几乎占去了一半,出、数、去、空(亦作动词用)、归。但用词极巧,不因重动而使联语有雕琢之感,令人读之生情、意境洞出,给人一种缠绵、空旷、沧桑变幻之感,余味无穷。

  孙中山先生不但是位伟大的民主革命家,还是楹坛高手,他早年曾写过这样一副对联:

  愿乘风破万里浪;
  甘面壁读十年书。

  联语字里行间渗透出作者早年满怀豪情,壮志凌云的胸怀。上联一个“乘”字,一个“破”字,展示了作者树立远大的志向,非凡气概;下联的一个“面”字,一个“读”字,写出了作者苦读求知,不懈追求的治学精神,一扬一抑,准确地刻画了作者的内心世界。

  北京潭柘寺有一副写弥勒佛的佳联:

  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
  开口便笑,笑世间可笑之人。

  联语重用动词“容”、 “笑”二字,把弥勒佛大肚笑口、笑容可掬的形象描绘得一览无余。上联写外貌形态,下联写内心情态,“容”、 “笑”二字分别三出,用字精到,层层迭进,通俗谐趣,发人深省。

形容词对

  即在联语中注重对形容词的作用(形容词表示人或事物的形状、性质或动作、行为的状态的词)。如:高、白、好、快、暖和、活泼、恳切、优秀……

  请看赖少其为无锡鼋头渚通芬堂所撰一联:

  湖阔鱼龙跃;
  山阴草木香。

  作者在简练的联句中,竞用了四个形容词,以“阔”饰“湖”,以“跃”饰“鱼龙”,以“阴”饰“山”,以“香”饰“草木”,连贯自然,与景物相配,十分得体,无见雕琢。

  上海孙中山故居有一联为孙中山所撰:

  满堂花醉三千客;
  一剑霜寒四十州。

  此联在气度上重用了“醉”、“寒”二字,一“醉”字便将此地风光之高绝写得惟妙惟肖;下联化用唐朝诗人贯休诗句,原诗为“一剑霜寒十四州”,其将十四移位,借喻以武力推翻帝制建立共和的决心。“寒”用在这里,是隐喻革命斗争之严酷性。

数词、量词对

  数词是表示数目多少和次序先后的词,基本数词有零、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亿;组合数词有十一、九十九、一百八十六、五十年、二十世纪、七月一日等;表示次序先后的如第一、第二、初五、第六等。

  量词表示计算人、事物或行为数量时所用的单位。主要有度量单位:尺、寸、里、升、斗、斤、两等;个体事物单位:个、只、件、根、本、间、种等;集体事物单位:独、双、对、打、群、诸等。还有一种词称动量词,数目较少,有次、队、回、遍、道、下、阵、遭、趟、顿等。物量和动量经常要同数词一起用。数词和量词连用的时候称数量词,如三斤、一双、十回等。

  数词和量词在对联中有着特殊的意义,其主要作用有:创造形象和意境,加大对联难度,进行数学运算,连续嵌入自然数等。

  请看苏州闲吟亭联:

  千朵红莲三尺水;
  一弯明月半亭风。

  此联以白描手法写景,似不加半句渲染,然细心看去,便知作者在其中有意创造了意境。千朵红莲衬托三尺湖水,一弯明月设置半亭微风,岂不是一幅绝美的园林风景画?这其中,千朵、三尺、一弯、半亭在联内所起的作用,就不言而喻了。

  北宋刘攽才思敏捷,博学出众,曾与司马光同修《资治通鉴》。一次,宰相王安石有意难他,出一上联让刘攽对,刘欣然应对,由此,王安石很赏识他,联曰:

  北斗七星,水底连天十四点;
  南楼孤雁,月中带影一双飞。

  北斗映水,恰为十四颗星斗,孤雁披月,依稀如作双飞。联语构思绝巧,立意奇美。联中连用六个数词,四个方位词,不显堆砌,反而以意境取胜。

  再请看下联:

  一孤舟,二客商,三四五六水手,扯起七八叶风篷,下九江,还有十里;
  十里远,九里香,八七六五号轮,虽走四三年旧道,只二日,胜似一年。

  这副数字联巧在连续嵌入自然数,上联顺排,下联逆推,难度较大。据说上联为明嘉靖年一船夫于九江渡口向当年状元罗洪先求对,罗竟哑口无言,故为传世绝联。下联被今人李戎翔对出。下联的“九里香”指的是一种木料,据说1943年有人找这种木料,花了一年时光方弄到手。1959年,佛山市一位老工人装修,因需要此料,只两天便从十里远的农村找到了。李戎翔闻听此事,抚今追昔,有感而发,欣然对出下联。

  再请看下联:

  天下三分明月夜;
  扬州十里小红楼。

  梁章钜在他的《楹联三话》中引自《隐居通仪》一文:贾似道镇扬州日,上元张灯,客有摘七句作灯门联者曰:“天下三分明月夜,扬州十里小红楼。”众称其切,唯“天下“对“扬州”乍看属宽对,均为名词,偏正结构,“天”对“扬”不工,然“天下”对“扬州”则无嫌。

代词对

  在汉语中代替名词、动词、形容词、数量词、副词的词,称为代词。代词分为人称代词:你、我、他、咱们、自己等;疑问代词:谁、哪、什么、怎么、多少、多么;指示代词:这、那、这里、那么、这样。,古汉语文言虚词的其、何、孰等也为代词范畴。

  请看民国年间楹联大师刘师亮写的一副嘲弄军阀的对联:

  你革命,我革命,大家喊革命,问他一十八年,究竟革死多少命;
  男同胞,女同胞,亲爱结同胞,哀我七千万众,只能同得这回胞。

  作者以口语诗入联,真乃入木三分,切中要害。语中巧用了人称代词“你”、“我”、“大家”、“他”、“男”、“女”、“同胞”、“众”、“命”,疑问代词“多少”,真可谓句句有力,字字见工。

  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曾为一家理发店写过一联:

  磨砺以须,问天下头颅几许;
  及锋而试,看老夫手段如何。

  作者语意双关,虽包含杀机,却耐人寻味。联句以疑问式处理,巧用疑问代词“几许”、“如何”,如向世人证明手段,显出作者英武、洒脱的英雄气概,符合作者的身份和心态,为联语增色不少,被后人称为联中佳品,不为之过。

  请看金圣叹所撰一联:

  真读书人天下少;
  不如意事古今多。

  此联尾的一“多”一“少”,道出了世间的两大道理,天下读书之人多矣,然真读书人甚少,强调一个‘真”字。人生在世,“不如意事常八九”,道出了世途的艰难。二者类比,以多少量之,也引人深思。

介词对

  即放在名词、代词或名词性的词组的前边,合起来表示方向、时间、处所、方式、对象等意义的词。如:从、自、往、朝、当、到、于、在(方向、处所、时间);把、对、同、为、跟、连(对象、目的);以、按照(方式);比、跟、同(比较);被、让(被动)。在古文里,与、以、于、为、所等属于介词范畴。介词在汉语中不能单独使用,也不能重叠使用,其必须用在名词或代词的前边。

  请看周恩来写的这样一副联:

  与有肝胆人共事;
  从无字句中读书。

  联句首字“与”、从”为介词,是介绍与什么人共事、从何处读书的道理。用语精练、直接、自然,给人以鲜明、清晰的感觉。

  请看山东曲阜孔府门联:

  与国咸休,安富尊荣公府第;
  同天并老,文章道德圣人家。

  联句字“与”、“同”、“咸”、“并”均为介词。

  再看下联:

  与人当宽;
  自处当严。

  “与”、“自”二字用在联首,当介绍“人”和“处”二字以给动词“宽”、“严”,组成结构,联句简约、洗练、明了,为介词入联的典型范例。

副词对

  副词是用在动词、形容词前面,起到修饰和限制的作用,但不能修饰和限制名词。如表示时间、频率(已经、曾经、正在、立刻、忽然、终于、一直、永久、才、就),表示程度(很、更、越、最、太、更加、非常、特别、稍微),表示范围(都、全、总、只、统统、仅仅),表示重复、连续(又、再、还、尚、犹),表示语气(可、却、竟、决、倒、竟然、难道),表示否定、肯定(不、设、必、许、没有、必定、也许)。在古文言文中,已、犹、则、也、有、可等均为副词范畴。

  请看长沙天心阁联:

  四面云山都到眼;
  万家忧乐最关心。

  联句中第五字“都”、“最”为副词,纵观全联,二字在其中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如若省略了此二字,整个对联便索然无味了。

  请看下联:

  不可说!不可说;
  如之何?如之何。

  这是一副为革命进步人士杨杏佛写的挽联。杨与宋庆龄、鲁迅组织中国民权保障同盟,1933年被国民党杀害。“不可说”是在国民党白色恐怖之下发出的感慨。“如之何”,是笔者表达自己的悲愤之情。“不可”、“如之”为副词,作者巧妙地运用了副词的作用,用语奇精,内容含蓄,喻意深重,表达了人们敢怒不敢言的社会心态。

  看南通曹顶词联:

  匹夫犹耻国非国;
  百世以为公可公。

  此联为明代抗倭英雄张骞所撰。联中“非”、“可”二字为副词,分别修饰国家和人物(曹顶)的,是说国不像国,公(指曹)可为公(对有功绩的人的尊称)的道理。

助词对

  助词系独立性最差、意义最不实在的一种虚词,多用在词、词组、句子后边起辅助作用。助词包括结构助词(的、地、得、所);时态助词(了、着、过);语气助词(呢、吗、吧、啊),另外,所、着、等、似也属于助词,古文言文中之、乎、矣、也等属于助词范畴。虽此类词独立性最差,但它在语言中却起到非同小可的作用。有的联句因一字之差,则谬之千里,使用得好,可使联句增色,情趣盎然。

  请看这样一副对联:

  民犹是也,国犹是也,何分南北;
  总而言之,统而言之,不是东西。

  此联为王湘绮写的讽刺袁世凯的,被近代人视为名联。此联不但采用了嵌字法、转意法,而且还巧妙地运用了虚词的作用,使联句情趣动人,感召力强。

连词对

  能够将两个词或者两个语言单位连接起来的词叫连词。如:和、与、而、同、跟、及、并、或、以及、不但、并且、或者、而且(连接词和词组);不但、虽然、既然、要是、如果、假使、倘若、只要、除非、即使、因为、不论、不管、尽管、而且、可是、但是、然而、况且、所以、因而、因此、于是(连接句子)。古文中的而、与、则、乃、然等属于连词范畴。

  请看下联:

  熟视无睹,诸君尽管贪污作弊;
  有口难诉,我辈何须民主自由。

  此联是讽刺国民党贪污腐败,扼杀民主自由的一副对联。联中使用了连词“尽管”、“何须”,在联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使联语的双关语气得以发挥,增强了对联的穿透性。

叹词对

  叹词,即表示强烈感情的或者表示呼唤应答的声音的词。它一般不同别的词发生组合关系,通常在句子的前边独立存在。在对联中,叹词的应用不是很多,在一般的诙谐联中偶有使用。

  请看下联:

  咦,哪里放炮;
  哦,他们过年。

  据说这是一副云南某村土地庙联,作者借土地神之口,发表感叹,像土地神在过年之际看人间一派热闹景象之时的自语的写照。作者似乎在写土地神的孤寂心态,批驳了人间不似仙境的迷信观念。

  有人曾写过这样一幅对联,以讽刺那种对母、对妻两种面目的人,联曰:

  老母任磕头,哎哎哎,嗳嗳嗳;
  娇妻只努嘴,哦哦我,噢噢噢。

  一串简单的语气词,像一副漫画,活画出两副迥然不同的面孔,惟妙惟肖,再加之上联一个“任”字,下联一个“只”字,使其形成鲜明的反差。

  杭州岳飞祠有一幅嘲讽秦桧夫妇的对联,这样写道:

  唉!仆本丧心,有贤妻何至若是;
  啐!妇虽长舌,非老贼不到今朝。

  岳飞祠有两个白铁铸成的秦桧夫妇像,跪在岳飞像前,有人撰以此联,作者以秦桧夫妇互责互怒的口吻入联,以丑化他们的肮脏灵魂,作者以语气词入联,一“唉”一“啐”,惟妙惟肖,妙趣横生,令人至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