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联大全 > 对联知识 > 对联创作 > 浅谈对联技法

浅谈对联技法

    对联是不该有任何规矩的,如果真要给他定的话,也就只该有上下联的字数相等一条规矩。

  任何其他的定义都只能作为一个前人总结的经验作为创作参考,而不能作为规矩来束缚,象上平下仄我前面已经说过不合理性了,其他所有的规律音律方面如三连平(仄)、平仄交替的马蹄韵究其根本都是为声韵的通顺服务,这里面有个主次的关系,主是声韵的通顺,次是三连平(仄)、平仄交替的马蹄韵的规律,不能喧宾夺主,以规律为主要判别手段,而不去追究声韵是否通顺。你看:

  饥鸡盗稻,呼童拾石打饥鸡;
  暑鼠量梁,笔壁描猫惊暑鼠。

  他是符合格律的,但他是否读起来通顺呢?

  至于三连仄(平)更是无理,三连仄(平)根本就不会破坏声韵的和谐,也不会增强美感,比如我们口语中就很多词组是三连仄(平),如:早上好、你来了、回家吗、快点走等等!这些我们讲是会别扭吗?

  这说明单单以格律这一把尺子来衡量是不可能准确的。但偏偏有些连格律都没弄清楚何物的人动辄便以平仄来衡量对联。所以衡量联句的声韵只该有一个标准:读。前者潇寒说的顺口溜就是这意思。

  而其他在对仗工整方面的规律也不能作为标准,对联的对仗工整有很多层次,如:

  上联:公鸡;
  下联;母鸭。(毫无疑问,这是最工整的下联,但这样的下联有意义吗?)
  下联:雄鹰。(鹰对鸡:都是鸟)
  下联:牡马。(牛羊马类雌者是牡,马、鸡:都是动物)
  下联:老松。(老、公:年龄段用语;松、鸡:植物对动物)
  下联:男人。(男、公:雄性;人、鸡:都是动物)

  这些都是工对,但他们在工整上有层次之分,不同层次的对仗有不同层次的美,象最上的,用的好可以产生象:

  上联:细羽家禽砖后死。
  下联:粗毛野兽石先生。

  一样的佳作,用的差的就是象:

  公鸡岸上走;
  母鸭河里游;

  拳打南山猛虎;
  脚踢北海蛟龙。

  这样的对联!

  象下面的的层次的对仗,用的好可以产生象:

  上联:资治通鉴;
  下联:物理透镜。

  一样的佳作,这说明对联的对仗只要保留到词性一样的要求上就行了。在这之前我也是曾经是对联工对的痴迷者之一,随着我对对联的深入了解,随着对古对的系统整理,我发现对联并不是绝对工整才是真正的妙,【半工不工】的联才是真正的佳作。这里我举一些句子说明:

  如:李尚隐《无题》

  身无彩凤双飞翼;
  心有灵犀一点通。

  这句中的翼、通的对仗不工,名对动,词性都不一样,而且采用借对法也不能成立。但这联不佳吗?

  又如:杜甫《武侯祠》

  伯仲之间见伊吕;
  指挥若定失萧曹;

  ‘伯仲之间’与‘指挥若定’,在字面上虽不甚工整,然整联看来,意思却铢两悉称。象如此只对意不对字面者,古人称之为‘浑括对’。

  还有象前面的;

  江湖骗子,其行表里不一;
  狂妄小儿,是人才智皆无。

  中的江湖、狂妄是一江对湖、狂对妄,这叫互成对。

  黄叶仍风雨,青楼自管弦;(李商隐:风雨)

  四年三月半,新笋晚花时;

  胡越书难到,存亡梦岂知;

  无情有恨何人见,月冷风清欲坠时;

  三分割据纡筹策,万古云霄一羽毛;(杜甫:武侯祠)

  画图省识春风面,环佩空归月下魂;(杜甫:明妃村)

  桃花细逐杨花落,黄鸟时兼白鸟飞;(杜甫:曲江对酒)

  此种对法亦称「句中自对」,如首例句中之「风雨」自对,「管弦」自对,而「风雨」又与「管弦」成对,「黄叶」与「青楼」亦各自成对。沉德潜【说诗晬话】云:「对仗固须工整,而亦有一联中本句自为对偶者,五言如王摩诘:『赭圻将赤岸,击汰复扬舲』;七言如杜必简:『伐鼓撞钟惊海上,新妆袨服照江东』;杜子美『桃花细逐杨花落,黄鸟时兼白鸟飞』之类,方板中求活,时或用之」。又洪迈【容斋续笔】云:「唐人诗文,或于一句中自成对偶,谓之当句对。盖起于【楚辞】『蕙烝兰藉,桂酒椒浆;桂棹兰枻,斫冰积雪』。自齐粱以来,江文通庾子山诸人亦如此」。【升庵诗话】亦云:「王维诗『门外青山如屋里,东家流水入西邻』,严维诗『木奴花映桐庐县,青雀舟随白鹭涛』,皆谓之当句对」。

  又有象前面给潇寒的:

  上联:自诩风流如俊客,充潇洒;
  下联:愿如冰玉般聪明,真寒颜。

  是以风流对聪明,冰玉对俊客,这种叫交股对:

  春深叶密花枝少,睡起茶多酒盏疏;(王安石)

  出句之第四字「密」,对下句第七字之「疏」;出句第七字之「少」,对下句第四字之「多」。如此交互相对,称之为「交股对」。「裙拖六幅湘江水,髻耸巫山一段云」亦同于此类。释惠洪【冷斋夜话】载介甫诗云:「春深叶密花枝少,睡起茶多酒盏疏」。「多」字当作「亲」字,世俗传写之误。洪之意,概欲以「少」对「密」,以「疏」对「亲」。予作荆南教官,与江朝宗偶论及此,江云:「惠洪多妄诞,殊不晓古人诗格」。此一联以『密』对『疏』字,以『多』字对『少』字,正交股用之,所谓蹉对法也」。

  还有象前面的:

  天公煞是欺人,偏留那世人屁眼。
  斑竹禁的有理,可封上界天肛星;

  断句:

  天公煞是欺人,偏留那/世人/屁眼。
  斑竹禁的有理,可封/上界/天肛星;(天罡星)

  这叫:拆断对,他的代表作有:

  上联:鸡冠花/未放;
  下联:狗头/叶先生。

  纵上所诉,浑括对、互成对、交股对、拆断对都是对仗的方法,其他还有隔句对、流水对、拱璧对、问答对、借韵对、逆挽对等多种技法,我就不一一累诉了。

  这些都是一些按照现行标准看来都是不‘工’的对联,事实这些都是对联的特殊技法,他所体现的是【半工不工】,也就是‘尤抱琵琶半遮面’的美感,他和无情对一样都是联的变格,都是一定意义的极端化的表现,一个是追求绝对工整,一个追求半工不工,都是一种特殊的趣味。

  想当初,我做无情对时,要时时解释什么是无情对,颇费口舌,现在无情对这一特殊技法已经普为人知,如今这些联的变格又有几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