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联大全 > 对联知识 > 对联史话 > 茶与楹联

茶与楹联

    中国的茶文化,可谓渊远流长。古往今来,很多骚人墨客与茶结缘,留下不少妙趣横生的茶诗、茶联,遍及神州名山大川、茶楼、茶馆、茶社和茶亭。当我们游览这些地方时,边品茗边欣赏茶联,顿觉静中有动,茶中有文,眼界大开。现在社会上流传的茶联,很多已经找不出作者来了。目前有记载的,而且数量又比较多的,乃出自清代;而留有姓名的,尤以郑板桥为最。
    郑板桥能诗、会画,又懂茶趣、喜品茗,他在一生中曾写过许多茶联。在镇江焦山别峰庵求学时,就曾写过茶联:  
汲来江水烹新茗,
买尽青山当画纸。

将名茶好水,青山美景融入茶联。
在家乡,郑板桥用方言俚语写过茶联,使乡亲们读来感到格外亲切。其中有一茶联写道:

扫来竹叶烹茶叶,
劈碎松根煮菜根。

这种粗茶、菜根的清淡生活,是普通百姓日常生活的写照,使人看了,既感到贴切,又富含情趣。郑板桥生与墨有缘,但又与茶有交,为此,将茶与墨融进茶联:

墨兰数枝宣德纸,
苦茗一杯成化窑。

联中将“文房四宝”与茶和茶具联在一起,活脱脱地再现了作者爱墨喜茶的心情。
郑板桥还写过一首宣传越州(今浙江绍兴)日铸茶的茶联:

雷文古泉八九个,
日铸新茶三两瓯。


其它茶联欣赏


疑成云雾顶,
茗出晨露香。

诗写梅花月,
茶煎谷雨春。

尘虑一时净,
清风两腋生。

香飘屋内外,
味醇一杯中。

蒙顶山上茶,
扬子江心水。

摆开八仙桌,
招徕十六方。

客至心常热,
人走茶不凉。

菜在街头摊卖,
茶在壶中吐香。

茗外风清赏月影,
壶边夜静听松涛。

四海咸来不速客,
一堂相聚知音人。 

只缘清香成清趣,
全因浓酽有浓情。
 
为爱清香请入座,
欣同知己细谈心。

兰芽雀舌今之贵,
凤饼龙团古所珍。

欲把西湖比西子,
从来佳茗似佳人。

美酒千杯难成知己,
清茶一盏也能醉人。

扁乎?不扁,不扁亦扁!
圆耶?是圆,是圆非圆!

秀萃明湖游目客来过溪处,
腴含古井怡情正及采茶时。

龙井云雾毛尖瓜片碧螺春,
银针毛峰猴魁甘露紫笋茶。

兀兀醉翁情,欲借斗杓共酌杯,
田田诗客句,闲倾荷露试烹茶。


茶 馆 与 茶 联

在我国,各地的茶馆、茶楼、茶室、茶叶店、茶座的门庭或石柱上,茶道、茶艺、茶礼表演的厅堂墙壁上,甚至在茶人的起居室内,常可见到悬挂有以茶事为内容的茶联。茶联常给人古朴高雅之美,也常给人以正气睿智之感,还可以给人带来联想,增加品茗情趣。茶联可使茶增香,茶也可使茶联生辉。

杭州的“茶人之家”在正门门柱上,悬有一副茶联:

一杯春露暂留客,
两腋清风几欲仙。

联中既道明了以茶留客,又说出了用茶清心和漂漂欲仙之感。进得前厅入院,在会客室的门前木柱上,又挂有一联:

得与天下同其乐,
不可一日无此君。

这副茶联,并无“茶”字。但一看便知,它道出了人们对茶叶的共同爱好,以及主人“以茶会友”的热切心情。使人读来,大有“此地无茶胜有茶”之感。在陈列室的门庭上,又有另一联道:

龙团雀舌香自幽谷,
鼎彝玉盏灿若烟霞。

联中措辞含蓄,点出了名茶,名具,使人未曾观赏,已有如入宝山之感。


杭州西湖龙井处有一名叫“秀翠堂”的茶堂,门前挂有一幅茶联:

泉从石出情宜冽,
茶自峰生味更圆。

该联把龙井所特有的茶、泉、情、味点化其中,其妙无比。


扬州有一家富春茶社的茶联也很有特色,直言:

佳肴无肉亦可;
雅淡离我难成。


当年绍兴的驻跸岭茶亭曾挂过一副茶联,曰:

一掬甘泉好把清凉洗热客,
两头岭路须将危险话行人。

此联语意深刻,既有甘泉香茗给行路人带来的一份惬意,也有人生旅途的几分艰辛。


福建泉州市有一家小而雅的茶室,其茶联这样写道:

小天地,大场合,让我一席;
论英雄,谈古今,喝它几杯。

此联上下纵横,谈古论今,既朴实,又现实,令人叫绝。


福州南门外的茶亭悬挂一联:

山好好,水好好,开门一笑无烦恼;
来匆匆,去匆匆,饮茶几杯各西东。

该联通俗易懂,言简意赅,教人淡泊名利,陶冶情操。


北京前门“北京大茶馆”的门楼两旁挂有这样一副对联:

大碗茶广交九州宾客,
老二分奉献一片丹心。

这不仅刻画了茶馆“以茶联谊”的本色,而且还进一步阐明茶馆的经营宗旨。


贵阳市图云关茶亭有一副茶联:

两脚不离大道,吃紧关头,须要认清岔道;
一亭俯着群山,站高地步,自然赶上前人,

既明白如话,又激人奋进。


旧时广东羊城著名的茶楼“陶陶居”,店主为了扩大影响,招揽生意,用“陶”字分别为上联和下联的开端,出重金征茶联一副。终于作成茶联一副。联曰:

陶潜喜饮,易牙喜烹,饮烹有度;
陶侃惜分,夏禹惜寸,分寸无遗。

这里用了四个人名,即陶潜、易牙、陶侃和夏禹;又用了四个典故,即陶潜喜饮,易牙喜烹,陶侃惜分和夏禹惜寸,不但把“陶陶”两字分别嵌于每句之首,使人看起来自然、流畅,而且还巧妙地把茶楼饮茶技艺和经营特色,恰如其分地表露出来,理所当然地受到店主和茶人的欢迎和传诵。


蜀地早年有家茶馆,兼营酒业,但因经营不善,生意清淡。后来,店主请一位当地才子撰写了一副茶酒联,镌刻大门两边:

为名忙,为利忙,忙里偷闲,且喝一杯茶去;
劳心苦,劳力苦,苦中作乐,再倒一杯酒来。

此联对追名求利者不但未加褒贬,反而劝人要呵护身体,潇洒人生,让人颇多感悟,既奇特又贴切,雅俗共赏,人们交口相传。


回文茶联

“趣言能适意,茶品可清心”。

倒读则成为:

“心清可品茶,意适能言趣”。

前后对照意境非同,文采娱人,别具情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