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联大全 > 对联知识 > 对联撷趣 > 古代女子妙对

古代女子妙对

    对联是我国特有的一种艺术形式,它运用对偶的手法来表现人们思想感情和社会生活中丰富的内容,具有很强的表现力,历来为人民大众所喜爱。同时,作为文学艺术的一种形式,它也有着鲜明的时代特征和阶级特征。剥削阶级往往把对联作为他们歌功颂德炫耀富贵的手段,内容陈腐者居多。劳动人民和进步的知识分子,则常用对联作为武器来抨击剥削者和封建制度,或是抒发自己的各种各样的感情,我国古代劳动妇女也在对联园地里展示了她们不逊须眉的艺术才华。

  宋代女词人李清照有一副妙联:

  露花倒影柳三变
  桂子飘香张九成

  这副对联有用人名对人名之妙,柳三变即柳永,是宋代著名词人,张九成字子韶,宋高宗时人;还有在人名中以数字对数字之妙,以“三”对“九”;除此以外,这一副对联上联中的“露花倒影”是柳永的词句,而下联中的“桂子飘香”是张九成的文句;再者,“成”和“变”也可对,两者皆为我国古代乐理名词,可知此联对仗是十分工整的。

  明朝时,有个书生经过十年寒窗苦读终于考中了秀才,他自诩学识渊博,才思敏捷,总喜欢在旁人面前卖弄自己,但这恰恰引起了邻居的反感。

  有一天,这个秀才见一渔姑手提篮子上街卖鱼,便缠住渔姑之乎者也的胡扯一通。渔姑素知秀才的为人,就说:“秀才先生,听说你满腹经纶,我给你出个上联,你对对看,如何?”说罢,望了一眼篮子里的鱼,便说出了上联:

  鳅短蟮长鲢阔口

  秀才听了,冥思苦想了老半天,急得抓耳挠腮,面红耳赤,却一直没有对出下联。渔姑讽刺说:“看你成天摇头晃脑地吟诗作赋,我还以为你有多少学问呢,闹了半天,原来是个草包。没有时间和你罗嗦,我要上街卖鱼了。”秀才臊得满脸通红,连忙作揖赔礼道歉,陪者笑说:有眼不识泰山,愿听大姐指教。

  渔姑指着篮子说:“这下联也很简单,我篮子里就有”。说着对出了下联:

  龟圆鳖扁蟹无头

  秀才听了,甘拜下风,连连向渔姑赔礼道歉,从那以后再也不敢卖弄自己了。

  清朝光绪年间,广州有一个候补小官,家庭贫困久病未愈,终于溘然离世。他的妻子痛哭流涕,写了这样一副挽联:

    撒手又何悲,数十年贫病交加,纵我留君生亦苦
    贱躯何足惜,八千里翁姑未殡,因君累我死犹难

  这副对联传情哀惋,上联写出了丈夫生时境遇之艰难,今虽离世而去犹胜于生,着“何悲”二字实则是悲至极点;下联是说自己的卑贱躯体本不足惜,但“因君累我”要服侍公婆不能相随而去,更是写出了自己在丈夫去世之后所承担的巨大的家庭压力,着一“累”字,看似抒发哀怨与不平,其实是表明自己一定会尽力担负起家庭重担。据说这副在灵堂前悬挂后,两广总督张之洞一见即为之动容,对这位候补小官遗孀的才华深表赞叹,又对其遭遇表示同情,便下令赏赐白银一千两,解决了她的困难。

  清朝有个宰相张英,平时喜欢对联,很有一些文才。有一次,他到民间微服私访,碰上那里的农民用稻草捆秧,一位农民要张英对对子,其上联是:

  稻草捆秧父抱子

  这上联妙在前半句“稻草捆秧”是写了眼前实景,下半句以“父抱子”来作比,以“稻”喻“父”,以待插之“秧”喻“子”,颇为生动传神。

  张英在田头想了好久也没有对出下联,回家后他和夫人谈起此事,觉得自己很不好意思。他的话正好被一个侍女听见了,张英问她笑什么,她笑道:这有什么难对的,下联就是:

  竹篮装笋母怀儿

  这下联对得工整巧妙,和上联一样暗含几层比喻,而且和上联意境相合,堪称绝对。张英连连点头称赞。原来这侍女虽是贫苦人家出身,幼时也读过一些诗书,灾荒之年被卖做女婢,她小时侯常在家乡提竹篮挖笋,所以能出口成章。

  对联在我国历史悠久,旧时的读书人,一入学就学对课,从二言三言到四言五言,然后学诗词歌赋,所以撰写起对联来往往就能够达到较高的水平。在重男轻女的旧社会里,封建观念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相比之下,女子能得到受教育的机会要比男子少得多,然而,无数有名的或是无名的女子依旧能够运用自己的智慧,通过各种各样的艺术形式(当然包括对联),来记其事言其志抒其情发其论。从古到今流传的有关对联的无数故事,凡是提到女子出对或对对的,似乎都有一种褒扬女性而或多或少的揶揄乃至讽刺男性的倾向,这里面也可能有社会同情女性的因素,但是,更多的可能还是对女性的肯定与赞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