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联大全 > 对联知识 > 对联故事 > 和尚戏女配良缘

和尚戏女配良缘

    故事发生在元朝的明州。阳春三月,姑娘小伙们都三五成群地外出游春。有个名叫柳含春的姑娘,年仅十七,生得秀丽端庄。这日她与女伴相约去城外七塔寺烧香。寺里有个小和尚叫竺月华,他看到柳含春貌美异常,不由得主动上前与她搭话,问她姓什么名什么,家住哪里等。柳小姐含羞脉脉地一一告诉了他。小和尚一听,说:“小姐名字真美,就像你的人一样。我以你的姓氏为题,作一首词送给你吧。”随即小和尚便吟道:     江南柳,嫩柳未成荫;攀折尚怜枝叶小,黄鹂飞上力不禁,留取待春深。     柳含春也是一个自幼饱读诗书的才女,一听小和尚言词轻薄,十分气恼,回到家中便把这事告诉了父亲。柳父一听也火冒三丈,立刻写下状纸,告到官府,要求惩办这个不守清规、满口胡言的小和尚。     杭州府台方国珍,是一个有名的好官,平时很能通情达理地处理一些民间纠纷。这天他正好在明州巡视,接到状子一看,深感这和尚可恶,便立即派人把小和尚竺月华拘来,又命人织成一只竹笼,打算把小和尚沉入奉化江底。竺月华被带上公堂,虽然低着头,也还显得沉着。方国珍问他:“竺月华,你既皈依佛门,理应六根清净、四大皆空、严守清规、诵经念佛才是,为何满口胡言,轻薄闺阁千金,败坏佛门净土?我也以你的姓氏为题,送你一首词,你可仔细听明白,好去碧波潭中细细品味。”继而念道:     江南竹,巧匠结成笼;好与吾师藏法体,碧波深处伴蛟龙,才知色是空。     小和尚一听,脸色陡然变成死灰,知道自己将要被装入竹笼,投入江中淹死,十九岁的年华即将毁灭,顿时酸甜苦辣一起涌上心头,不禁长叹一声,向方国珍哀告道:“大人,我因父母双亡,家贫如洗,不得已皈依佛门,以求生计。我虽熟读诗书,勤诵经文佛法,也曾梦想成为高僧,但都怪我年轻志短,凡心不净,面对佳人秀色,难禁青春情愫,忘了三戒真谛。大人治我死罪,自知罪有应得;我只求大人让我在死前再作一词,表白心愿,死而无怨。”     方国珍同意了他的请求,竺月华接过纸笔,不假思索,奋笔而书:     江南月,如镜也如钩;如镜不临经粉面,如钩不殿翠纬羞,空自照东流。     写完便掷笔长叹,泪流满面。一接过这首词,细细推敲一番,感到这个小和尚不仅多情,而且颇有文才,又见他明眸皓齿,眉清目秀,虽知穿旧袈裟,脚踏旧芒鞋,头顶光秃秃,但仍掩盖不了他青春年少的丰姿,不禁感慨系之,同情起他来。遂改变主意,宣布将竺月华当堂释放,并令他蓄发还俗,努力读书,以求进取。他又对柳父说:“此人容貌端庄,才思敏捷,决非卑俗之徒。我愿为你女儿作伐,与竺月华结为夫妇。”柳父见府台作媒,也看到竺颇有才华,并非轻薄之徒,就同意了。柳含春虽然内心也喜欢小和尚谈吐文雅,品貌端庄,只是想到他是个光头和尚,心中有点说不出的味道,便提出只有竺求取了功名才可迎娶。     两年后,小和尚果然高中,结婚的那天晚上,柳小姐派丫环送给竺月华两张书笺,说上面有两个题目,只有答对了才可入洞房,否则再去读两年书。竺月华拆开一看,见第一题是一副上联:     朝诵经,晚诵经,蒲团古殿伴青灯,情岂入空门;     竺月华知其意在诘问,就很快和了下联:     人有情,佛有情,华光普照有情人,慈悲本是情。     下联送了进去,柳小姐没有异议,算是通过了。竺月华再看第二题,见是一首五言诗:     纤手执瑞香,香插案几上;
    芳心求俊秀,偏遇俏和尚。
    这记录了柳竺初见面时的情形,并暗喻一个“秃”字。竺月华一见,不禁暗暗笑了起来,高声说:“小姐啊,旧事何必重提!自府台允我蓄发,已整整两年,如今头发已可与小姐齐长,今天正是结发佳期。”一边说,一边轻轻推开洞房的门。柳含春见竺月华果然才思敏捷,文采风流,不觉满心欢喜,抬头看到容光焕发、神采飞扬的夫君正深情地看着自己,只觉两颊绯红,心头灼热,嫣然一笑,百媚顿生。两人情投意合,白头偕老,传为佳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