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联大全 > 对联知识 > 对联故事 > 奇句巧对药联缘

奇句巧对药联缘

    从前,粤西某地有一小镇,镇上有一爿回春堂药材店,店老板姓洪,早年丧妻,膝下只有一女。洪老板以“洪”、“红”谐音,取中药红娘子之名,将女儿取名洪娘子。     这洪娘子自小聪明伶俐,虽没进过学堂,但平时跟爹学音律词章,赋诗联对,却也满肚子学问。     洪娘子年方二八,有时代爹站站柜台。有一天,店铺里进来一个提着一大捆白头翁草的放牛郎,看样子也不过十六七岁。洪娘子算过价钱后,见那放牛郎长得英俊,出语文雅,心生一念,说:“放牛哥,多谢你给我们采药,不过,你可曾知道,我们这个店有个规矩,凡售药者须应一对子,答对了么,酬金加倍;答错了么,罚金一半。如今你这捆白头翁草价值两钱银子,若对得出来,我给你四钱;对不出来,嗯,只能付你一钱了。”     放牛郎听了,略一思索,便点头答应了:“好,你出对吧!”     洪娘子微微一怔,她本来只是想和他开个玩笑,吓他一下,想不到这放牛郎竟会答应,一时间竟不知道出什么对子好。情急之下,瞥见案上的白头翁草,灵机一动,说:“好吧,你听着,我出‘白头翁’作为上联,请你对下联吧。”     那放牛郎眨眨眼,冲口而出:“洪娘子,我以‘红娘子’应对,怎么样?”     洪娘子听了大吃一惊,不知道他是有心还是无意,一下子脸红到了耳根。过了好久,才说:“放牛哥,你对得不错。啊,我还没有请教你的尊姓大名呢。”那放牛郎叹口气说:“唉,人家叫我放牛郎,你也叫我放牛郎好了。”洪娘子抿嘴一笑:“这怎么好意思呀?”     放牛郎一听这话,心里明白,也脸红了,说:“反正我每天放牛,经常采些白头翁卖,要不,你就叫我白头翁好了。”“白头翁?”洪娘子一听,不禁笑出声来。她觉得这放牛郎很是风趣,便点点头说:“好好,我以后就叫你白头翁,你也叫我红娘子好了。”说罢,真的付给放牛郎四钱银子。     没过几天,放牛郎又来卖白头翁草。洪娘子称完后莞尔一笑道:“白头翁哥,小妹子近日闻得外头流传一联,特来请教,不知荷指点否?”     放牛郎微笑说道:“愿领教。”洪娘子道:“这上联是:     鼓架架鼓,陈皮不能敲半下; 请你对个上联。”     放牛郎知道此联确实难对,这里面嵌有“陈皮”、“半夏”两味中药名,且用“下”谐“夏”音,难啊!他想了很久也没有对出,只好说:“洪娘子,容我明天对上,好吗?”洪娘子得理不饶人,说:“原来你真的是‘不能敲半下’呀!好吧,今天的草药钱也暂时留下,等对出了再来取吧。”     放牛郎知道洪娘子有意为难,但也无可奈何,但默默离开了回春堂。他走到街上,猛见一小童拖着个烂灯笼在玩,心头豁然开朗,即刻转身跑回店内,兴冲冲道:“洪娘子,你听着,我的下联是——     灯笼笼灯,纸壳原来只防风。 你看如何?”     洪娘子听了又是一惊:这放牛郎莫非真有对联奇才?他这下联以“以纸”谐“枳”,且嵌“枳壳”、“防风”两味中药名,虽对得不甚工整,却也十分难得。     自此之后,洪娘子对放牛郎改变了那种居高临下的骄态,虚心向放牛郎请教,两人互相切磋。在言语交流中,她才知道放牛郎的祖上也是行医的,所以他从小就懂得不少医药知识,只因后来家遭不幸,他才为人放牛度日。几年前在山上放牛时,认识一位从山西来的姓叶的采药师傅,他常帮这叶师傅寻草觅药,深得叶师傅的欢心。叶师傅一边采药,一边给他传授些药草知识,闲时还教他吟诗作对,并常以中草药名入对。     洪娘子与放牛郎之间的感情与日俱增,但他们谁也没有点穿,常错对联隐喻,互传心曲。两个小青年相爱的事,不久便被洪老板发现了。他见放牛郎确实有学问,自然欢喜;但见他一贫如洗,又觉得有辱门楣。有心推辞,又怕人说他嫌贫爱富。他左思右想,终于想出了一个计策。这天晚饭后,洪老板唤女儿过来:“洪娘子,常言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爹虽行医为生,但也算得上半个书香门第,今爹想征联选婿,为你择个有真才实学的郎君峭知你意下如何?”     洪娘子一听,知道这是爹嫌放牛郎贫穷,有意推托,但转念一想,觉得放牛郎能吟诗对对,应该不会被父亲难倒,倘他真的是“陈皮不能敲半下”,那也只好怪他自己了。于是便点头答应了。     洪老板征联选婿的消息一传出,震动了四乡八邻。一些公子哥眼盯在回春堂药店的财产上,纷纷前来应对。一时间,应对者不下数十人。洪老板仿照“过五关”的做法,在通往厅堂的一条曲曲折折的长廊里,每隔数步挂一联,共挂五联;规定必须依次过关,过了五关者才有资格入选。其对联也别具一格,均以中草药名入联。因此,许多饱读诗书的秀才,虽有对对之才,但无药草知识,也只能望联兴叹,悻悻离去。     这一天,放牛郎也来到了回春堂。他见第一关上挂的一联是:     冬虫夏草九重皮;     便微微一笑,不假思索地高声对道:     玉叶银花一条根。     众人听了哗然,想不到攻下第一关的竟是一个放牛郎。放牛郎进入了第二关,见那上面挂的是:     烦暑最宜淡竹叶;     放牛郎又微微一笑,答道:     伤寒尤妙小柴胡。     众人听了又是一阵喝彩。忽然里面传来洪娘子的声音:“到此算进一步,望君勿废中途。”放牛郎听见洪娘子的鼓励,更是信心倍敷,又进入第三关。这一联写的是:     金银花小,香飘七八九里;     放牛郎略一迟疑,便对了出来:     梧桐子大,日服五六十丸。     众人又是一阵热烈喝彩。待里面传出洪老板放行的指令后,放牛郎来到了第四关。这一关上的一联较长,上面写的是:     水莲花,半枝莲,金花照水莲;     放牛郎思索了好半天,急得满脸通红。这时,里面传来了洪老板洋洋自得的笑声:“怎么样?时候不早了,回去放牛吧!”     放牛郎听了,好不气恼,急得满脸通红。正在这时,平日常跟洪娘子作伴的荷香姑娘捧着一碗茶过来,递到放牛郎手上,说:“洪姐姐怕你渴了,叫我给你送碗茶来哩。”放牛郎心急如焚,也确实渴了,捧起茶碗便喝。喝到最后一口茶时,他发现碗底有一粒珍珠。“啊,玉碗捧金珠。”他险些叫出声来。他知道是洪娘子在暗中相助,便兴奋地将珍珠连茶一饮而尽,朗声说道:“我对出来了!”随即诵出下联:     珍珠母,一粒珠,玉碗捧珍珠。     过了很久,里面才传出洪老板冷冷的声音:“进来吧。”放牛郎进入厅堂,来到最后一关,只见那墙上挂的是一副四十三字、内嵌十二味中药名的长联,不禁愕然惊叹:“啊呀!绝对,绝对。”这联是:     红娘子身披石榴裙,头戴银花,比牡丹芍药胜五倍,从容贯众,到天竺寺降香,跪伏神前,求云母天仙早遇宾郎。     放牛郎目瞪口呆:天哪,别说这四十三字的长联从没对过,就是那十二味药名一时间又如何觅得?他汗流浃背,无言一对。     洪老板洋洋得意,心想:我这花了三年苦心筷出的长联,别说你立对立答,就是两三年后能对得出来,我嫁个女儿给你也不冤。想到这里,他手拈胡须,哈哈笑道:“年轻人,算了吧,这是绝对,你别枉费心机了。”放牛郎心灰意冷,正要临阵退缩时,忽见洪娘子落落大方地从厅后走了出来,对父亲说道:“爹,放牛郎五关过了四关已属不易,你就再让他想半天吧。这样大家都会说你宽宏大量,放牛郎纵然输了,也能口服心服。”     众人听了齐声称是。这时洪老板已是得意忘形,脱口说道:“哈哈,别说半天,就是给他半年时间,也别想对得出来。”放牛郎一听又气又急,又羞又愧。这还了得,士可杀而不可辱。他横下一条心,即刻打蛇随棍上,接着洪老板的话高声道:“好,大人无戏言,由众人作证,半年后的今日,我放牛郎来献下联。”说罢,头也不回地走了。     洪老板后悔刚才一时大意,口出戏言,但众目睽睽,也不好意思出尔反尔自食其言。又转念一想,如此绝对,别说一个放牛郎,就是当今状元郎,有这对对的才能,也决没有这入药的本领啊!于是,他索性摆出宽宏大量的样子说:“好!有志气,六个月后的今天,老夫煮茶待客,选婿东床。”     放牛郎走后,洪娘子又是悲来又是喜:悲得是狠心的老父竟出此绝对,难煞了客牛郎;喜得是放牛郎能随机应变,争得了半年时间,或放还有转机。眼看天已黑尽,老父也早入梦乡,便偷偷起来,找放牛郎去了!此时放牛郎正在收拾包袱,打点行装。洪娘子大吃一惊:“怎么,你真的要临阵退缩?”     放牛郎告诉洪娘子,他已辞去放牛工,准备到山西去寻叶师傅,再跟他学习半年,不信就对不出个对子来。洪娘子一听,很是感动,两人依依难舍,直至晨鸡报晓,洪娘子才含泪送放牛郎上路。     两人走到村前山边,已是天色熹微。洪娘子经放牛郎一再戏阻,恋恋不舍地停下了脚步。她顺手在路边折了株草放在放牛郎手上,放牛郎一看是株相思草,他知道这是洪娘子和他“物对”表心意,作临别的最后一次对对。他想了一会,忽然上前几步从路边采了一朵花,插在洪娘子髻上。洪娘子惊喜地叫了起来:“啊:合欢花!”     “合欢花”对“相思草”,正好表达了此刻两人的心情!洪娘子见放牛郎才思如此敏捷,相信再有半年时间,那“绝对”一定可以对得出来。因而他满怀信心道:     放心走吧,此去不论生地熟地,远志莫怕路千里;     放牛郎洒泪而别:     挥泪去矣,将来但闻藿香木香,桂圆时节早当归。     放牛郎经历了千辛万苦,终于在山西找到了他敬仰的叶师傅。他日夜攻读,精心应对。冬去春来,转眼快半年了,四十三字长联中的十二味药名,还只能对上六个,他心里甚是着急。这天,他忽然接到洪娘子托人带来的信件,打开细看,上面这样写着:     白头翁:
    忆自金闾相会,只望恩泽长流,竟匆匆别去,怜奴只衾寒,红泪枯罄。
    今老父如子龙年高老迈,想君蜜愿应酬矣。望九九归一,荣旋梓里,一家老少笑开颜。素书递到,即为裁答。
    努力自珍,珍重加衣!
        红娘子于端阳后十日     放牛郎匆匆读完信,便持信向叶师傅讲明原委,请求还乡。不料叶师傅一看信,拍案称奇:“此江南奇女也!”放牛郎不知何故。叶师傅微微嗔道:“蠢才!莫非你被其中情情爱爱迷了眼?这是洪娘子助你应对来了!你不是尚有六个药名想不出来吗?这信上不是告诉你了?”     放牛郎重读了一遍信,仍大惑不解,只好请求师傅指点。叶师傅叹了口气说:“唉,你不知道,这是一纸药谜啊。看,洪娘子信中的每一句话都射有药名,你从头来看,喏,这是苏合、泽泻、王不留行、独活、血竭、常山、白头翁、甘遂、百合、当归、合欢、白芨、旋覆花。这最后两行祝语是防己、防风,日期是半夏,懂么?”     放牛郎这才恍然大悟。当晚,放牛郎在洪娘子信中找出了六个药名,凑足了剩下的半联,拟出了那四十三字的长药联。第二天,他告别叶师傅,满怀信心地赶回家乡去了。等他匆匆赶到回春堂药店,恰巧半年之期已到,药店里外早已聚满了看热闹的人群,当时那上联已挂厅堂正中。饮过洪娘子微笑着捧上的香后,放牛郎不等洪老板催促就高声道:“诸位,听我应对!”他的下联是:     白头翁手持大戟子,脚跨海马,与草寇甘遂战百合,旋复回乡,上金銮殿伏令,拜常山侯,封车前将军立赐合欢。     众人一听,先是鸦雀无声,接着掌声雷动,齐声叫好。洪老板也无言已对,答应女儿与放牛郎成亲。新婚之夜,放牛郎送去客人后,正要进入洞房,却被荷香姑娘拦住了:“新郎公听着,我家小姐有话,进洞房前须再对一副对子。若对不出,还请回山西学习半年。”     放牛郎“啊呀”一声,嘴里嘟哝着:“哦,也要来个三难新郎么?好,上联是什么?”荷香打开手中的纸条念道:     白头翁牵牛耕熟地;     放牛郎略一思索答道:     红娘子相思配宾郎。     这时,洞房门“呀”的一声开了,露出洪娘子的一张笑脸。放牛郎迫不及待地跨进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