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联大全 > 对联知识 > 对联故事 > 张居正联震江夏

张居正联震江夏

    明朝政治家张居正,字叔大,号太岳,湖广江陵(今属湖北沙市)人。居正这个名字是后来取的,他原来的名字叫白圭。张居正的祖父听人说,世间的状元都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当他快要得重孙子的时候,就日思夜想,巴望天上的星宿能光顾门庭,给自家添个有出息的后代。一天,当他又躺在床上动这个心思的时候,忽然看见许多晶亮的星星在眼前晃动,一轮明晃晃的月亮从天上落了下来,掉在他家的水缸里,化作一只雪亮的白龟。正在这时,一阵婴儿的啼哭声把他从睡梦中晾醒,他的重孙子降临了,老爷子根据这个梦就给化取了个“白圭”的名字。     张白圭生得眉清目秀,活泼伶俐,聪明颖悟,逗人喜爱。两岁牙牙学语时,就认得《孟子》上的“王曰”二字。五岁入学,十岁通六经大意,十二岁中秀才,一时轰动荆州古城,被夸为“江陵神童”。     有一次,张家祠堂请来了一个巫师,手舞足蹈,装神弄鬼,自称“文殊菩萨附身”,吓得在场的男女老幼纷纷跪下,磕头如捣蒜。只有白圭不信这一套,在一旁冷眼相观。巫师十分窝火,装腔作势,借着菩萨的口吻说:“好大胆的顽童,竟敢冒犯吾神!你将来命运一定是:富贵无心想,功名两不成。”     白圭的父亲连忙替儿子请罪说:“菩萨保佑,童言无忌。”白圭满不在乎,哈哈大笑,对巫师说:“你这个家伙倒是讲了两句实话。‘想’字无心是个‘相’,‘富贵无心想’,就是说我将来富贵无比,位至宰相;‘戊戌’两字都不是‘成’字,‘功名两不成’就是说我将在戊戌之年登科,取得功名。”     巫师恼羞成怒,张口便骂:     狂荡子,岂是圣门弟子?     白圭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冒失鬼,假充天上神仙。     巫师斗不过小小年纪的白圭,只得垂头丧气地溜走了。     张白圭被大家夸为“神童”,但他自己总是说:“乡亲们过奖了,学生哪里是神童。”本来嘛,天才出自勤奋,神童在于用功,世上哪有天生的神童?     张白圭勤奋学习,刻苦用功,十二岁那年参加了荆州府的考试。考场设在荆州城南门附近的文庙书院,这是荆州的最高学府。开考那天,白圭提着考篮,带着文房四宝,随着一大群读书人走向考场。当他们正要通过文庙书院前的三座青石小桥进入考场时,忽听一阵呦喝声,原来是荆州知府李士翱坐着八抬大轿监考来了。众考生连忙四散让路,低头回避。白圭跟在几个胡子一大把的考生后面,不慌不忙地迈着小八字步,只当没有什么事一样。李士翱在轿子里一眼看到了,心里有些奇怪:这么小的考生,还没有见到过咧;再看他那神态,也跟别人不一样。李士翱停下轿来,吩咐随从把他叫到跟前,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带着瞧不上眼的口气说:“你这小小孩童,也来本府应考?待我出个对子让你对,对得上就让你过这青石小桥,对不上就请你速速回家。”白圭扑闪着一对机灵的眼睛,回头看看远远围观的众考生,再看看眯眼凝视的李知府,随口说了一声:“大人请。”李士翱朝书院里面两棵高大参天的古树一指,念出上联:     大文庙,两棵树,顶天立地;     白圭随手把考篮一举,对出下联:     小学生,一支笔,治国安邦。     李士翱一听,两眼忽地一下闪光,而众考生都瞪大眼睛呆住了。李知府心想,这小孩子有点名堂,就点了一下头,打着官腔说道:“小学生出言不凡,且待考场上见。”     到开卷的时候,李知府摇头晃脑念着一份考卷,嘴里不住地称赞,吩咐手下按考卷号码查出考生姓名来面见。当那名考生站在他面前时,他先是一愣,随后马上堆出一脸笑容,惊喜地说:“原来张白圭就是你呀!不想果有文极,难得难得。”就这样,张白圭以优异成绩考中了秀才。     湖广巡抚顾应璘非常爱才,听说江陵出了一个神童,就特地前来荆州府进行视察。此时正当六月天气,顾应璘一行人风尘仆仆,汗流浃背。进入荆州城南门不远,见路旁有一座小庙,门楣上书有“东司庙”三个大字,庙前有一棵大树,绿阴如盖,顾应璘便吩咐在此处歇脚。这时从庙里传来一阵琅琅读书声,顾应璘情不自禁地寻声而去,步入庙中,见偏殿内坐着十数个孩童正在念书。教书先生一见巡抚大人驾到,连忙上前参见,请顾巡抚坐下。庙里的和尚听说巡抚大人亲临,连忙从庙后的西瓜地里摘来几个大西瓜,献给官员们解渴去暑。顾应璘见景生情,雅兴大发,随口吟诵出一句上联:     东司和尚送西瓜,些小礼物;     念完便要教书先生应对下联。教书先生措手不及,张口结舌,急得满头大汗。他的一个学生连忙替他解围道:     南极仙翁朝北斗,天大人情。     顾巡抚一听,十分高兴,把这个学生叫到身旁,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小学生回答:“学生名叫张白圭。”     顾巡抚喜出望外,面前这个小学生,就是他要寻访的“江陵神童”。兴奋之际,口中不觉又吟出一联:     雏凤学飞,万里风云从此始;     张白圭随口应答:     潜龙奋起,九天雷雨及时来。     顾巡抚欣喜异常,随手解下腰间的金带赠给张白圭,并把他留下来问长问短。当问到他为什么起了这么一个生僻的名字时,白圭回答说:“学生此名乃是家府太爷爷所取。“接着一五一十地把他曾祖父如何为他取名的事说了一遍。     顾巡抚听完,笑着说:“想必是老太翁求孙心切,月亮怎会变成白龟?”白圭说:“学生自幼启蒙,即读圣贤书,深知子不语‘怪、力、乱、神’。天下成败得失,事在人为;梦幻之言,本不可信。家太爷平生急难赈贫,扶危济困,每言愿以自身作草席,使人睡卧其上。足见家太爷本意,在于期望学生日后能以利国利民为本,勿忘祖德皇恩。”     顾巡抚见他说得头头是道,越加感到这孩子可爱,于是说:“本巡抚看你才华出众,抱负非凡,将来可望成为国家栋梁之才。不过若论为官做人之道,至关紧要的,乃是秉公居正,万万不可像墙头草随风摇摆,如此方不负平生才华抱负,也有利于社稷黎民。你看,将‘白圭’改作‘居正’如何?”张白圭觉得这话说到了自己的心坎,连连点头称好。从此,张居正这个名字就替代了张白圭。